寂寂空鸣

把最近从微博收集的图片发一波,最近刀子太多,只能圈地自萌,其实这才是残酷的现实😂😂,我觉得这么多年,也应该是友达以上吧。不管怎么样,整个胖球队都很萌啊

夜跑,到山里的大桥,空荡荡,冷清清,凉嗖嗖,竟也有了别样的风情。

第四章#养崽模式开启#
余地看看那双黏糊黏糊还睁不开的狗眼,内心被一支小箭“啾”的一声猛的插中柔软的内心,化成了一滩水。。。
几日,余地抱起小家伙,“呜呜”,小家伙费力的撑死刚睁开不久的眼皮,肉乎乎的小爪向前扑腾,眼里充满慕孺之情。“来,汪!汪!叫一声,”“呜,呜,嗷。。。。呜~~~~~”小奶狗稚嫩的跟着叫了几声。。。只是这声音怎么有点怪?
“乖,再来叫几声,汪,w ang。。。汪~~”余地放下狗狗,鼓励性的顺手拿了块肉,“呜ang,呜ang。。嗷呜。。。。”小狗狗见着骨头,小尾巴摇的更欢了,转的跟风扇似的,伏低下狗头,认真的做嘴型,憋了半天,憋出了几声。。。。。嗯。。。。怎么还是不像狗叫?余地有点纳闷,#仙界的狗跟我们魔界的不一样,好担心自家狗狗受歧视肿么破#
眼见着小奶狗试了几次都叫不成腔调,杏仁大棕褐色的狗眼带了一点湿润,闷闷不乐的趴在那里,连忙过去顺毛,摸摸狗头,你还小,嗓子还没发育全呢,长大了就好啦(你太天真了),一阵儿哄,哄得小奶狗又有了精神,一个大头一个劲儿蹭着余地,余地抱起肉墩墩的小家伙,心里更坚定了好好养大的决心,#别担心,就算不会叫,你也会是只好狗!(握拳(ー`´ー))#
另一边,仙界某地,一俊美青年压抑不住自己的怒气,一把上前揪过长老的衣领“你说什么?”“少府主,我说多少遍也是一样,小姐已经仙去了”,被抓住衣领的长胡子老头,面上维持着冷静,额头已经暗暗冒出了细汗“仙医府已经尽力了”,“尽力,尽什么力?!之前用困仙阵把我困住,现在就告诉我这些?!”青年又是悲伤,又是愤恨,挥手冲出一道剑气,砸的门外假山七零八落,“我要解释!父亲呢?!”“额,额,主上,刚刚接受上面的命令,到魔界进行交流去了。”“什么?!”青年怒不可遏,“就因为姐姐喜欢了不该喜欢的人,就连姐姐命都不要了吗?!”青年一阵无力,跌坐在椅子上,脑海中回想起之前收到的余音传信,姐姐虚弱地躺在床上,仙气肉眼可见从她身上溢散,她无力冲着青年道,“小弟,我坚持不住了,父亲可能留不了我和狙哥的孩子,所以我把他远远送走了,但没想到我。。。法力不足,孩子送到半途变失效了。。。小弟,我最是疼你,家姐现在就一个请求,拜托,拜托帮我把孩子找回来。。照顾好他,拜托了。。。。”话音未落,女子力竭而尽,化作光点消失在空中。


临摹人家的插画,原画好美。。。

第三章#除了人,腿短的都萌,更别说还是四爪毛绒#
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,余地被这么科普一翻算是打开了新天地,忙不迭谢过这话唠的魔物师后,揣蛋打道回府。自此,开始了孵蛋大计。
看着蛋灵气十足,余地也打心眼里喜欢,每天早上早早起床给大白蛋洗蛋身,是不是还用磨砂纸搓搓表面,爽的大白蛋一阵阵哆嗦,余地觉得如果是个崽子,早就舒服的吐气泡了。不仅如此。每天晨曦微熹,正是日头最好的时候,余地也趁此机会出去溜蛋,今天走村边小路,明天逛市集。他算看出来了,这蛋别看还没孵出来,从窝里就爱凑热闹,之前带他去散步,不是满地打滚就是拼命往被窝里藏,一说要去逛早市,这不,大清早的早早在窝边立蛋报道,余地觉得如果是人,都要向他敬礼表忠心了。
再说其余时间,余地大部分在劳作,不方便带蛋在身边时,余地便交给一起跟父母来劳作的孩子们,反正蛋皮实,交代了几句这是你们未来的小弟弟小妹妹,那几个孩子可高兴了,一个个围着蛋团团转,有什么玩的也带着蛋一起,余地也只是一段时间抬头看下即可。这样,还发生了件让余地颇为感动的事,那天太阳意外的有点大,而余地这些日子每天分神照料大白蛋,田里进度稍稍有些落后,所以这天一大早,趁着天气正好,余地早早的便到田里工作了,忙了一上午,日头正晒,余地回身望望已经打理好的地,决定一鼓作气忙完,回头看看大白蛋,没想到大白蛋不知怎么的让同村的小伙伴给自己打了一壶水,正冲自己一个劲儿的招呼,生怕自己看不到
余地狠狠感动了一把,大步上前,狠狠亲了大白蛋一口,美的它下了地一个劲儿打转,余地猛的灌了几口水,心想这蛋孵出来就当自己的崽子养了,一直一个人有个小东西陪伴不是挺好的
余地心里认同了这颗蛋,对待的态度也不一样了,之前是当作宠物养,现在则是当亲儿子养,照料的是越发细致 就这么一转眼,三个月过去了,就在余地呆着蛋遛弯的时候,突然感觉蛋一阵阵发热,还没反应过来,一条裂缝咔嚓出现,蛋登时碎成粉末,一只巴掌大的四爪毛绒带着剩余的蛋液湿哒哒地出现在自己掌心
#明明是狗崽却从蛋生出来肿么回事,在线求科普,挺急的#